央广网

健康频道 > 滚动新闻

央广网

诗意的“冲淡”之境—王石岑的艺术人生

2015-07-06 18:02:59 来源:新华网

   人民大会堂陈列的巨幅铁画《迎客松》,以其飒爽的风姿,浓郁的民族风格,享誉海内外。她伸展双臂,敞开胸怀,笑迎着中外宾客,展示出中华民族优良的文化传统和精神风貌,当年周恩来总理曾赞赏这幅《迎客松》,既有中国气派,又有艺术魅力,是美与力的最佳结合。

   从一幅画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格。古人说诗言志,画如其人,志非指志向,非指齐家治国平天下,而是指人的完整表达,即人的个性,情感,意志,品格向世界的展开,画品即人品也是这个意思,人品不是指人的道德品质,而是人的综合素养,从内在的精神品格到外在的学识修养,《迎客松》彰显的品格,也是其画稿的作者王石岑先生艺术人生的真实写照。

   王石岑(1914——1996)安徽合肥人,诗书画皆擅,尤工山水。作为“新徽派”学人画的重要人物,他的山水无论是大幅还是小品,均格调高雅,意蕴深邃,不同流俗,耐看耐品,他的代表性作品,画面形象生机勃然,布局虚实相生,运笔苍润古雅,墨色相宜协和,他平生淡泊名利,心态平和,这使其作品脱尽俗气,超然洒脱,弥漫着难以言表的气息,82年的人生坎坷人生经历,使王石岑的作品呈现出一种静谧的,非古非今,亦真亦幻的境界,他画面的某些语言,自然形象似乎与传统艺术有着密切的渊源,但又完全是另外一种意象,在仿佛消逝了时间感的世界里,寄托着画家对纯净,人文原始境界的向往。

   王石岑的艺术人生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1953年之前主要以学习为主,1954至1972是成熟期,1973至1996是收获期,王石岑少年时代,对艺术就极具热情和禀赋,跟随合肥名画家陈笰塘学画。抗战期间到四川,得以师从原中央大学黄君璧教授,并因此受到徐悲鸿,张大千,黄宾虹,傅抱石等人的启迪,他兼采博学,融会贯通,为其后的艺术发展和风格形成奠定了深厚的基础,新中国诞生后,王石岑回到安徽,先后任教于安徽师范学院,皖南大学,安徽艺术学院,合肥师范学院,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故乡的绘画传统,特别是“新安画派”“宣城画派”和“姑孰画派”对他的影响尤为明显。这些画派在明末清初时,均已师法自然,貌写家乡山水,一改当时文人画家的摹古之风,成为文人画史上创新的典型,王石岑的老师黄君璧和黄宾虹等,在当时都不同程度受到过他们的影响。所以,回到故乡的王石岑,不断汲取这些画派的丰富营养,这一时期,他广泛涉猎,博学约取,在构图和笔墨上,显示出对传统的继承,他也直言对先贤们学习,从其《山水》题跋“此幅学梅瞿山画作不知乃似万一否……”可看出他对传统的用心。

   其实,尽管他汲取新安等画派的营养,王石岑绘画的艺术特征更重要的还是现代型的艺术思想,就连他自己也常常觉得自己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文人高士的时代已经离人民远去,但古代文人的某些品质要素,仍在继续影响着今天的知识分子,王石岑根本上就是这样的一位有着浓厚古典情怀的学者型艺术家,所以,在他的绘画创作中,对古代士人所体味过的那种旷远洞明的境界,有着别样的兴趣,他在美学追求上,却始终透露出一个现代知识分子对历史与生命本体的思考与探索。

   看王石岑1953年后创作的作品,如《沸腾的矿山》、《待发》、《春江放排》等,人们的思想回到现实主义年代,那是一个涌动着激情和创造的年代。艺术家的创作总是在一定的历史中被规定的,对那一特定时代的艺术来说,整体的艺术意志也必定会在那个历史中实现。新中国的诞生,迎来了文学艺术的春天,经由前苏联引进的现实主义艺术成为中国当时文学艺术被规定的主流形式。现实主义艺术是西方的词汇,它的本质在于写现实本身,创作的主题要反映现实生活,创作的手段也要服务于主题,在当时中国山水画创作的现实主义变革中,笔墨也要服务于主题,当然中国文人一贯持守的笔墨并不是消极的存在,在写实的山和水的塑造过程中,笔墨产生了新的可能性,即依附于形象存在的同时,笔墨自身变化出新的关系与表现。尽管现实主义艺术的主题遮蔽了笔墨的变革,但笔墨与再现的这种新的互为依存的表现形式,确实为传统的山水画增持了新的活力。安徽的传统山水画历史悠久,虽然也曾经经历过不同时期的各种变革,但根本的变化则使与上世纪50年代前后,王石岑转型期的绘画就代表了那个年代安徽山水画的现实主义风格。具体地说,就是传统山水画被糅入具有西画特点的再现手段,传统的笔墨,媒材退隐于科学的造型,构图,透视,等元素之后,使得历来以写意为重的山水画,开始跨入写实的行列。

   王石岑能够率先做出变革的探索,与他早年在中央大学系统地接触过西画有很大的关系。但他更大的可贵之处在于虽然承认西画的造型特点,却不盲目地跟随到西画“题材决定论”,而是一切以亲眼所见的实际出发。现实主义本身是具有现代性的,因为他以现实的事物作为表现的对象,但是在特定的年代,现实主义服务于特定的目的时,现实主义本身也变形了。王石岑对山水画的探索,实际上走出了那种现实主义,正是这种出走,才为他的山水画带来新的活力。透过王石岑的艺术,我们看到了那个传统的延续与嬗变,也看到了当代山水画的另一种现代性表达。

   解释一个画家作品不能完全相信,也不能不相信画家的自白,很多评论家都谈过王石岑,都被他画中的某种力量所打动。这种力量的主要因素是什么?大多数人都认为是精神力量的表现,因为表现性的绘画语言总是与情绪,情感,激情等联系在一起,因而也具有更多主观的成分。事实上,对艺术家来说,不论是主观性还是客观性的,精神力量的表现都不是艺术家自己所能控制的,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种语言的公式可以用来表现精神。作为表现的语言,精神对理性的超越,是从自我或潜意识中生发出来的。但理性仍然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从生命生命中生发出的语言与生命对存在的体验花生碰撞时,表现的力量更加冲动,更加深刻。王石岑在第三个阶段的绘画就是这样,因为这时,他正处于自由与存在的体验结合在一起的阶段。

   1972年以后,由于重要宾馆,使馆陈设需要,从“文化大革命” 期间下放到干校劳动的人员中,抽调了一批国画家进行创作,王石岑很幸运地拿起了画笔,他的《晓雾初开》就是安徽这个时期的代表作。经历过解放前的动荡和“文革”的委屈,王石岑眼中看到的都是那种具有永恒性的东西,因此他的作品也开始追求一种永恒性。这种永恒性,当时绘画的基本语言和个人情感的综合体,也就是说,当艺术活动与人的活动融为一体,艺术成为生命一部分的时候,这样的艺术才具有生命力,才会不流于一般的形式。我们从王石岑的画里即可看到这个特点,画的都是极为平常的自然景色,而且没有很明显的主题或情节,更多的是考虑他所追求绘画本质的东西。不能完全说他是从现实中看出一种形式感,引起他强烈的创作愿望,而是在他的潜意识中潜藏着一种经验的回忆,这种回忆适合生命紧密相连的。如他的《日出层峰》《滩声秋色》、《山乡巨变》、《黄海松云》、《光明顶山看丹霞》等作品,表征确实是一种自然的再现,但作品中的山和树,云和水,却古雅苍秀,亦真亦幻,若非凝聚起人生感悟,是很难达到如此生机盎然、富有永恒气象的山水境界的。他的绘画里的生命感,永恒感和对于经验的关照,都是从生命中生发出来的,蕴含在他的语言形式之后,他的绘画追求永恒,没有任何时尚感,这是他和当下计较于表面形式的山水画的根本区别。在他的画面中,最引人瞩目的形式是结构,尽管画面上充满灵动的笔触,但这些并不处在运动之中,而是在一个空间上非常固定的位置上。笔与笔之间相互依托,相互制约,水平和垂直的结构,使我们想起古典建筑的方式。在此基础上采用一些淡淡的赭石和蓝或绿的颜色。这些色彩关系更像对生活的直观感受,而不是在教室里训练出来的色调。墨和色彩在整体上是比较沉着,因而也显得非常浑厚。像从生活的深处走出来的。自然在他的笔下苍茫凝重,所有的物象都处在一种恒定的关系中,虽不见鲜艳的色彩,却具有一种古典的庄严。

   王石岑晚年的绘画达到高峰。他是画一种生命,他个人的生存经验被投射在画面上,这个经验是他人生的记忆在生命走向成熟后的平静,我们可以不知道他的生活与艺术历程,但是面对他的画,我们感觉到了一种如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中所言及的诗意的“冲淡”之境。

  

编辑:海量

关键词:王石岑;司空图;媒材;艺术历程;山水画创作

说两句

相关阅读

“江上点帆”—王石岑诞辰100周年纪念展

2014年9月12日星期五上午10点由合肥市委宣传部、安徽师范大学、安徽省书画院、安徽省美术出版社共同主办的《江上点帆——王石岑诞辰100周年纪念展》在安徽省博物馆举行。

2015-07-06 18:01:58

《温家宝谈教育》出版 在南开中学讲话全文首次公开

2011年10月25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天津调研时,回到母校南开中学,与师生交流。

2013-10-31 08:52:00

"多读书不圣也贤" 在今天,该怎么做一个读书人

■搞学术研究不能依赖计算机,对互联网上得来的“资料”,一定要依据纸质文本再校对一下,还要注意选择纸质书籍的版本。■刻苦而不是投机取巧地读中国经典,比一般的读书有着更为重要的现实和未来意义。

2012-07-03 08:30:00

参与讨论

我想说

编辑推荐

视觉焦点

推荐视频

央广网官方微信

手机央广网

点击排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807188 新闻热线:4008000088 E-mail:4008000088@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京ICP备050657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54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介绍 | 央广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