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7月26日消息(记者果君)阿尔茨海默病(AD),是引起失智症最常见的疾病,它严重危害人民健康,随着世界人口老龄化的加剧,AD在全世界的患病率逐年上升,目前全球大约有5000万的AD痴呆患者,而到了2050年,这一数字可能会快速增加至1.5亿。众多的研究已经证实,AD 是年龄依赖型疾病,随着年龄增长,患病率成倍增加。国际上基本达成了共识:早期发现可以阻止或者延缓疾病进程,是目前防治的关键。

会议视频截图

控制危险因素,防发病是一级预防。如果一级预防失守,及时开展二级预防更重要。AD的二级预防就是指在脑内仅有淀粉样蛋白阳性,尚未触发级联反应之前,降低淀粉样蛋白聚集,阻断病程,防止AD进一步发展。要实现二级预防,阿尔茨海默病临床前期的早期诊断至关重要。为加强临床医生对阿尔茨海默病的二级预防的意识,重视阿尔茨海默病的早期诊断,由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主办,北京认知神经科学学会协办,北京巢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承办的“2021阿尔茨海默病防治专题会议”近日召开,10余位领域内专家在线进行了交流。

中国AD临床前期联盟主席,宣武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韩璎教授介绍,AD是一种神经退行性疾病,是老年人认知障碍最常见的原因之一,可分为家族性AD和散发性AD两种类型。可以通过控制一些可改变的风险因素来降低AD的患病风险,从而将患病风险降到最低。例如,控制好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等风险因素,增加体育锻炼,多进行脑力活动,都可以帮助老年人远离AD,尽量降低AD风险。更加重要的一点是,老年人应该对AD疾病有足够的认识,当发现自己的认知能力有减退或者是较以前有明显的下降的时候,要积极的去专业的医疗机构进行详细的认知评估,尽量在疾病早期能够得到专业的诊断和干预。韩璎教授指出,既往单抗药物研发失败的教训,总结起来有三点:用药时机晚了;用药适应症不严格;用药剂量不够。所以,AD治疗关键在于早期发现。

那么记忆力下降,就一定是患了AD么?韩璎表示,这种观念是不对的,其实正常老化也可引起记忆力的减退。那么日常生活中如何鉴别健忘是正常老化还是阿尔茨海默病病理改变导致的呢?

首先,从记忆力减退的特征进行鉴别。如果老人回忆不起来一件事情,但是经过家人适当提醒后又可以回忆起来,那么大概率是正常老化的表现。而对于AD导致的记忆力减退,主要表现为延迟记忆及再认受损,经过提示后,患者仍无法准确记忆,有些患者甚至会出现情绪反应,对于遗忘这件事情极力否认。AD相关记忆力减退的主要机制为:情景记忆相关的信息早期并没有存储到大脑里,因此,即使后期给予线索提示,患者仍无法回忆起来。

其次,观察是否伴随理解力的下降。正常老化一般不伴随理解力的减退,可以正常理解对话,并正确执行相关指令。而AD患者无法理解比较复杂的指令与指示,并且随着疾病进展,这种表现会逐渐加重。

再者,是否伴随其他认知域以及日常生活能力的损害。正常老化一般不伴随其他认知领域,如视空间、语言、计算力等的损害,日常生活能力正常。而对于AD患者,随着疾病进展,会逐渐出现其他认知域的受损,并且晚期运动能力也下降,日常生活逐渐不能自理。

最后,当出现可疑的表现时,及时去专科医院记忆门诊就诊是非常必要的。可在专业医师的指导下,进一步完善神经心理学检测、头颅MRI以及淀粉样蛋白PET等检查。寻找脑内是否有AD病理改变的证据,这是目前早期确诊AD的金标准。

对于已确诊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韩璎教授提示家属应及时带病人就医、实时观察病人的情况和监督其按时服药接受治疗只是家属照料任务的一小部分,真正艰巨的是伴随病人病情发展而愈发艰难的精心护理和耐心陪伴。目前的研究证明,非药物治疗对阿尔茨海默病人病情发展具有十分优秀的抑制作用,但是非药物治疗多需要患者家属的配合和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