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1月13日消息(记者 门庭婷)近日,湖北牵头19省(区、市)联盟中成药集中带量采购开标,157家企业的182个产品参与报价,采购规模近100亿元;最终97家企业、111个产品中选,中选率达62%,中选价格平均降幅42.27%,最大降幅82.63%。根据19省联盟年度需求量测算,预计每年可节约药品费用超过26亿元。

中成药集采是业内公认的“硬骨头”,作为全国首次中成药联盟集中采购,本次集采采取了哪些创新,突破了哪些困难?未来国家集采如何提速?

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招标采购司负责人、湖北省医疗保障局有关负责人和国家医疗保障研究院价格招采室主任蒋昌松接受了央广网记者采访,透露了相关幕后细节。

中成药此前为何一直没有进入集采?

“中成药根本没办法搞集采。”曾几何时,这是业内流传的一种观点。自2018年药品集采改革以来,尚未有中成药纳入大范围集中带量采购。

中成药集采难,已经是业内的共识。

首先,中成药质量难以评价。据了解,中成药一般是根据千百年流传的经典名方制作而成,也就没有“原研药”与“仿制药”的说法,又如何比较二者的“一致性”?缺少一致性评价的支撑,意味着中成药之间的质量、疗效等方面没有统一的、能够令大众信服的判断标准,这不仅是技术问题,更是政策问题——作为购买方,医保部门是否能够通过集采,合理地运用医保基金买到质量优秀、价格适宜的中成药,发挥战略性购买的作用?这样进行的中成药集采是不是“唯低价论”?会不会“劣币驱逐良币”?这些都是容易引起争议的问题。

其次,中成药独家产品多。由于中医“一源多流”的学术及文化特色,中成药分类和命名复杂,配方与工艺稍有变化便成为新的品种,因此独家产品众多。目前,我国有一千多个中成药独家品种,竞争并不充分,少数“独家”甚至是专为规避市场竞争而量身定制,这也是中成药集采的另一大现实困境。

(图源:CFP,央广网发)

难,但势在必行。

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负责人表示,近年来,国家大力支持中医中药的发展,国家医保局还专门联合国家中医药局出台了支持性文件,但是支持行业高质量发展并不等同于对不合理的、加重群众负担的虚高药价的认可;行业的特殊性也不是虚高药价的避风港。通过带量采购,解决药品购销链条中量价脱钩、竞争不规范、带金销售等问题,正是集采的重要意义之一,也是本次19省(区、市)组成联盟,进行中成药集采的原因之一:既要让人民群众享受到更低的药价,也要净化行业环境,让药品回归到治病救人的本质属性。所以,就算再难,医保部门也要啃下这块硬骨头。

五大创新集采规则,湖北破冰中成药集采

中成药集采的破冰之举从湖北开始,在过往集采经验基础上,由国家医保局指导、湖北省牵头的19省联盟共同开展中成药集中带量采购工作。

(图源:CFP,央广网发)

制定集采方案,是此次集采工作的重头戏。70余位医疗机构临床专家、药学专家、高校及行业政策专家组成专家组,为方案制定提供智力支持;通过10次专家研讨会,3次湖北省内相关部门联席会议,3次企业沟通会,以及2次19省联盟地区联席会议,最终确定了一份针对中成药特点、难点和易引发争议点的、创新性很强的中成药集采方案。湖北省医疗保障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此次集采有五大创新。

创新一:合并通用名采购。本次集采根据中成药全国销售金额排名,结合医疗机构实际使用品种,遴选出部分大额品种,遵从中医药辩证施治原则,结合现代医学诊疗实际,基于临床实际情况,对功能主治相近的不同名称药品进行合并集采,最终确定了17个产品组76种中成药采购目录。

创新二:入围采用综合评分。本次集采创造性地采用了综合评分的方法,价格竞争得分占60%,技术评价得分占40%,技术得分中又涵盖医疗机构认可度、药品企业供应能力、企业创新能力、招采信用评价、产品质量安全等方面。这样破解了无质量评价体系的难题,做到了既考虑价格因素,又考虑企业供应能力、信用、质量等因素,力争实现降价、供应、临床使用等多元目标。

创新三:品内竞争和品间竞争相结合破除围标。本次 17 个产品组所有 A 竞争单元(市场份额较大组)入围企业报价降幅从高到低排序,取降幅排名前70%的企业直接获得拟中选资格;若末位降幅相同,则一并获得拟中选资格。降幅排名后30%的企业进入议价环节,接受 17 个产品组所有 A 竞争单元入围企业中位降幅(50%位次的降幅),获得拟中选资格。这种方法可以使同一组中有较高中选率,同时与其它产品组企业竞争,避免了与同组企业合谋围标的可能性,是本次集采的重要创新,让更多企业获得发展机遇,又确保了竞争性。

创新四:引入医疗机构认可度指标。本次集采在综合评分中引入了医疗机构认可度指标,由联盟地区19个省份所有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共2.4万余家)参与评价,相当于进行了全样本评价,各种不同认知、流派、观点通过大数据碰撞产生结果,把不同企业产品质量和疗效的评价交给全体医疗机构来评价,既鼓励优质优价,又兼顾中标结果的临床认可度和使用衔接,也提高了质量疗效评分的公信力。

创新五:日均治疗费用最低可中选。不同企业药价虚高空间差异大,部分企业的产品价格在集采前已经较低,降幅空间不大。如果简单地按照价格降幅来竞争,这些企业有很大概率出局,容易产生“低价药反被淘汰”的局面。对此,本次集采规定,对无倒扣分项的同组内日均治疗费用最低产品,给予增补中选机会,保证人民群众获得感、企业公平感更强。

“集采不是单纯为了降价” 权威专家回应中选产品价格争议

每次集采结果公布后,社会上都很关心中选价格。对于本次集采,有部分观点认为,个别产品组内不同中选产品价格差异大,最极端情况甚至达10倍,是否有意味着本次集采没有达到目标?

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负责人表示,同种药品间价格差异问题由来已久,成因复杂。中成药集中带量采购的目的并不是拉平价格,更不是拉平生产企业的成本和利润,而是着力去除或减少在企业实际出厂价和终端销售价间不合理的虚高部分,改善不合理的销售模式,让中选产品不需要过度营销即可获得不低于原有市场以及更多的销量,是一个集体去“虚胖”的过程。中选价是企业结合质量、疗效、供应、信用等因素报出来的,价格上的差异也正反映了本次中成药集采没有“唯低价”是取,回应了行业的合理诉求。下一步,各地还会在不断总结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采购规则,力争实现更多元目标的平衡。

国家医疗保障研究院价格招采室主任蒋昌松表示,本次集中带量采购中选价格结果达到了预期,总体上符合量价挂钩的原则,且绝大多数产品特别是采购量大的产品都达到了相当降幅。在后续勾选余量和采购使用过程中,医保部门还会进一步引导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优先选择物美价宜的中选产品。当然,也需要进一步总结中成药集采经验,完善规则,引导企业更好地竞争。

还有人认为中选结果平均降幅超出30%预期,还有两个产品降幅达80%,不利于中成药长期发展;有人认为42%的平均降幅太温柔,未挤干水分,有产品个位数降幅中选并不合理。

上述负责人表示,集采改革的目的是通过“带量”理顺价格机制,改变医药行业的竞争模式,净化行业环境,促进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集中带量采购就是要通过“招采合一”的办法,事先明确采购量,从而保证中选企业不需要过度营销就可实现销量,破除不合理销售机制对产业良性发展的阻碍,引导企业把精力集中到药品质量疗效上来。从长远看,从导向以及帮助企业建立合理预期看,集中带量采购有利于中成药产业高质量发展。说到具体品种降价幅度上,不应以降幅高低评判结果好坏。企业发展本身有高矮胖瘦之别,价格虚高的程度也不一,降价幅度不一也是正常的。总体上看,集中带量采购相当程度去除了价格“浮肿”,引导企业去掉包袱再出发。

蒋昌松表示,开展药品集采改革的目标绝不是单纯为了降价,更不是降幅越大越好,价格越低越好。企业成本不同、面临的竞争格局不同、市场预期不同,因此作出的价格降幅决定有差异是完全正常的。

本次集采顺利开标还标志着集中带量采购改革拓展到了中成药领域,对于全方位推进集中带量采购改革具有重大意义。从最初的化药集采,推进到高值医用耗材、生物制剂集采,再推进到中成药集采,医药集中采购改革的“拼图”正在逐步完整。

编辑:明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