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强盛的重要标志。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维护人民健康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召开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确立新时代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印发《“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发出建设健康中国的号召,明确了建设健康中国的大政方针和行动纲领,人民健康状况和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平性可及性持续改善。党的二十大报告进一步提出,把保障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完善人民健康促进政策,并对“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作出全面部署。

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国家的疾控体系建设方针经历了1949年的“积极防治”、1989年的“预防为主、防治结合、分类管理”、2009年的“预防、治疗、康复三结合”、2019年的“大健康、大卫生”,再到2022年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的“医防协同、医防融合”几个阶段。其演化过程是以“防治结合”为主线的医疗与预防之间关系调处的过程,即如何开展两者之间合作、协调以及资源共享的过程,也是一个在目标取向上从“以疾病预防治疗为中心”向“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转变过程,即如何更好服务人民健康的疾控体制改革过程。2020年5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湖北代表团审议时指出:“要立足更精准更有效地防,优化完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职能设置,创新医防协同机制,强化各级医疗机构疾病预防控制职责,督促落实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报告责任,健全疾控机构与城乡社区联动工作机制,加强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疾病预防控制职责,夯实联防联控的基层基础。”

近年来,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的积极推动下,以专业公共卫生机构为骨干,医疗机构为依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网底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已基本建成,在重大疫情早发现能力和应急能力建设,以及有效遏制重大传染性疾病传播方面卓有成效。当下完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提升疾病预防控制水平,还面临重医轻防、多头管理、医联体紧密性不足,以及医防信息互通不畅等诸多挑战,需要我们全面贯彻落实党的二十大精神,构建医防协同、医防融合新机制,推进健康中国建设。

坚持中国特色的健康治理理念。无论是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还是社会面的思想观念,“重治轻防”“医强防弱”“防治分离”的状况,过去都不同程度存在。当前需要转变理念。一是要坚持党在健康中国建设中的领导地位。把党的领导落实到医防协同、医防融合机制建设的各方面和全过程,确保人民生命至上的价值导向,把我国制度优势更好转化为国家健康治理效能。二是要处理好协同与融合关系。既要从医疗机构和专业公共卫生机构的协作意愿、模式和成效方面加强协同,也要从医疗机构的疾控责任、服务模式和监督保障方面加强融合,将两者统一于“防治结合”的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三是通过市场机制调动全社会共同参与健康中国治理。坚持不同的医防主体共商共建,发挥政府主导作用,鼓励社会力量多元主体参与,夯实疾控工作基础。

建立优质高效的医疗资源配置机制。一是要加强公共卫生资金投入并建立长效融资制度。政府应丰富公共卫生资源投入方式,做大医防协同、医防融合资源。建立专项公共卫生财政保障制度,合理整合区域内医保资金和基本公共卫生资金。同时拓宽公共卫生筹资融资渠道,鼓励社会捐款和社会资本投入,形成多元参与的医疗资源保障制度。二是统筹和发展公共卫生人力资源。一方面,加强医疗机构临床医生疾控相关知识技能培训,促进其临床知识与预防医学知识有机整合,切实提高预防、控制和处理突发卫生事件的能力。另一方面,加强公共卫生专业技术人员临床相关知识技能培训,推动其处方权资格获取,提升其专业医疗能力。通过对医疗机构临床医生和公共卫生专业技术人员的交叉培训,规范化培养,双向流动,形成高水平公共卫生人才队伍。三是加强医疗与预防服务共同体建设。建设和发挥医联体和医共体的作用,借助远程医疗协作网络分配和分享资源,在从城市到县乡的医疗共同体和跨区域专科联盟中充分落实好分级诊疗制度,提升医疗资源的利用效率。

构建互联互通的信息共享机制。一是强化医防协同、医防融合信息共享的顶层设计。加强疾控信息化治理,破除条块分割、纵强横弱、自成体系等窘境,健全信息资源开放、共享、交换、利用制度。二是完善全国共享平台体系建设。按照纵向贯通、横向联动的原则,加强卫健部门与医疗机构之间的跨部门协作,畅通基础医学、临床医学与预防医学之间的信息交流渠道,推进电子病历(EMR)库等建设,尽快形成覆盖全国各级卫生健康和疾控部门的共享平台体系。三是畅通信息资源共享体制。疏浚跨地区、跨部门和跨层级的信息资源共享渠道,推动医疗机构的信息系统与卫健部门的传染病监测系统之间数据交换,提升传染病诊断、病原体检测等数据资源共享的成效。

搭建系统合理的激励监督机制。一是注重调动各级医疗、疾控机构及其人员的积极性。完善符合医疗疾控体系人才队伍特点的薪酬保障和激励制度,科学合理确定医疗疾控机构绩效工资水平,引导预防医学和临床医学资源为保障人民健康服务。二是优化医防协同、医防融合考核指标。将重点传染病规范管理率、家庭医生签约率、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等常见慢性疾病的发病率和过早死亡率、人均期望寿命等纳入考核范围,激励医疗机构对“防”的内容给予更多关注。三是完善监督考核体系。落实疾控属地责任、部门责任、单位责任、个人责任,明确责任清单,形成权责清晰、问责有力的监督体系。

总之,医防深度融合,根本落脚点是服务之变。不管“医”还是“防”,根本目标都是保障人民健康。立足新发展阶段,构建医防协同、医防融合新机制,我们需要破解疾病预防控制的深层次体制机制障碍,整体谋划疾控事业发展,系统重塑疾控体系,全面提升疾控能力,推动疾控事业高质量发展和健康中国战略目标实现。

(陈兼立 陶林)

作者陈兼立为伯明翰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MPH)硕士,陶林为南京医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教授,健康江苏研究院研究员。本文为江苏省高校学习宣传党的二十大精神专项课题“中国式现代化的话语体系构建研究”(SJZT202306)、南京医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揭榜挂帅项目阶段性成果。

编辑:华君怡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