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国人整体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消费理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们开始追求健康、安全,更多高附加、高品质的产品。在此背景下,大健康领域的小分支——矿泉水行业正以惊人的速度强势崛起。作为人们生活中一项不可缺少的消费,矿泉水行业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人们对矿泉水的需求也将不断增大。

在矿泉水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如何打造一瓶好水?位于新疆伊犁的特克斯新伊特饮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克斯新伊特饮品”)立志打造国水乌孙山泉,对这一问题给出了圆满答案。该公司精准把握市场脉搏,通过打造高档品质、丰富内涵、卓越口感的天然好水——乌孙山泉,成功在中国高端水产品市场中闯出一片天地,成为中国高端水品牌的优秀代表之一,最终成为国水乌孙山泉。

寻找天然好水,结缘乌孙山泉

提起特克斯新伊特饮品,公众首先想到的就是企业拳头产品——乌孙山泉。在企业创始人张玉金看来, 决定生命质量的三大要素:食物、空气、水。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水补。水是世界上最好的“药”。因此,多年来他一直在寻找一款高端养生矿泉水,希望能够通过饮用此水让生命的质量得以提升、健康得以改善、周期得以延长,最终他在乌孙山与乌孙山泉不期而遇。

时光回到2007年,一首悠扬婉转的哈萨克民歌引起了张玉金的注意。这首民歌歌唱的正是在乌孙山上,有一款好水,哈萨克民族经常人担马驮,不论远近都要去取这个水喝。究竟是怎样神奇的水,又有什么样的魔力,让当地人为之振奋并写入歌里?为了探寻歌中所唱的水,张玉金整整用了三年时间。在寻找的过程中,他也深刻地了解了乌孙山的历史。

在新疆伊犁州伊犁河谷的特克斯河流域,历史上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乌孙山、乌孙国,他们都与“乌孙”密切相连。如今,乌孙国已然被历史的长河所湮没,但乌孙文化却在山水间绵延了数千年。其中乌孙山被现代伊犁人从方位而论,习惯上称其为“南天山”。乌孙山主峰海拔3350米,矗立于我国与哈萨克斯坦国边境线上。东起也什克里山,中部为阿克塔斯山、阿腾套山、阿克乔山;西端为萨尔套山,一直延伸到哈萨克斯坦国境内。乌孙山群挽崇山峻岭,依傍洪那海河,襟抱天马之乡--昭苏大草原,横贯那拉提、喀拉峻两个5A空中草原景区。特定的地理位置赋予其特异而神奇的“雾起即雨,可卜阴晴”,拥有丰富的水资源。早在古代就被逐水草而牧的哈萨克牧民视为“观天之象,地之灵性,测时风雨,预卜收成”来崇拜,如今其自然景观为新疆十大旅游风景区之一,每年有海内外大批游客慕名前来观光。

相关考证显示,历史上乌孙人依托乌孙山繁衍生息,不田作种树,随畜逐水草,择地而居、寻水而生。多方探寻之下,张玉金得知,在乌孙山半山腰,岩石裂隙间竟有山泉水兀自涌出。关于这股泉水,乌孙人还有一个传说:此水神奇,能治百病,有益健康,被称为“神水”。直至今日,居住在水源周边的哈萨克族居民仍信奉于此,每日取水生活,遇事取水沐浴。

逐流而上到水源地,张玉金惊奇地发现,这水竟然在零下14度都不结冰。于是取样送检,经检验,乌孙山泉中微量元素锶的含量超过1,PH值高达7.86,矿物含量异常丰富、均衡,天然小分子团,各种有害物质指标为零,属较为罕见。此外乌孙山泉的神奇之处在于,一般的水沸点为100度,而乌孙山泉的沸点为87度。究其原因,因为水中含有丰富的微量元素,其溶解性总固体已经达到1000以上,这在全球范围内都很罕见,完全具备了国水特质。

说到这里,我们要了解一下溶解性总固体这个概念。从对人体有益的角度来说,饮用矿泉水品质的高低贵贱,是否能成为上品,其中一个刚性指标就是“TDS”,即溶解性总固体。一款矿泉水,溶解性总固体的分布,是它是否具备高贵品质的核心。溶解性总固体也被称为总矿化度,指水中溶解组分的总量,水中对人体有益的元素矿化度要高,对人体无益的元素矿化度要低或者说没有。换言之,该高的要高,该低的要低,有害的元素不能有,这就是判断一款矿泉水是否能成为高品质饮用水的关键要素。

我们都知道矿物质在人体中所占的比例虽然稀少,却至珍至贵!大量实验证明,酶的激活、遗传的顺利进行、维生素的吸收、生长发育、酸碱平衡、造血、新陈代谢等活动都离不开矿物质,而几乎所有疾病的发生都与矿物质元素失衡有密切的关系。

我们也知道人体是不能缺少微量元素的,比如钙不仅是构成骨骼及牙齿的主要成分,也可帮助血液凝固,钾不仅参与神经信息的传递,也是稳定细胞内酶结构的重要辅因子,同时钾与钙的平衡对心肌的收缩有重要作用;镁可以促进磷酸酶的功能;硒具有抗氧化、保护红细胞的功能,它具有预防癌症和预防心肌炎作用;钠是柔软组织收缩所必需元素,但是人体内钠过多,就会引起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那就要用锶元素来减少人体对钠的吸收,所以锶就有预防血管疾病的作用;镁与钾、钙、钠协同作用又可以维持肌肉神经系统的兴奋性,从而维持心肌的正常结构和功能;等等……碳酸氢根、小分子团。

可以看出人体对营养元素的吸收和需求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几乎每种元素都需要与其他元素相互的配合,才能更好地被人体吸收利用,往往一种元素的缺乏并非该元素的摄入量不够,而是因为其他元素的缺乏而影响了该元素的吸收。全面平衡补充人体所需的各种营养元素,才是解决元素缺乏的根本之道。

品牌定位于高端,立志打造百年企业

根据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碳十四实验室样品年代测定结果显示,乌孙山泉水中碳酸盐在天山深部已经孕育了距今4900年,自乌孙山半山腰岩石裂隙涌出水,几乎不受天气变化的影响,每天水流量约214方,这水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流量既不减少,也不增加,且全年温度保持在16度左右。

然而乌孙山泉品牌的创立,并非一帆风顺。据张玉金回忆,当还没有发现水中丰富的矿物质时,他将其定位为纯净水。要将天然的矿泉水变为纯净水,绝非易事。况且乌孙山泉属于小分子水,水中矿物质不容易过滤出去,因此很难做成纯净水。

这种困境直到2018年才解决。偶然一个机会,当地政府为他提供了思路:为什么一定要做纯净水,而不顺应山泉水的特质,保留水中的微量元素,做矿泉水呢?这番话让张玉金豁然开朗。随后,他将水样送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以及国家水检中心等权威机构检测,结果证明,乌孙山泉水中的阴离子阳离子远超一般的水。

为了将乌孙山泉做成品牌且发扬光大,张玉金成立特克斯新伊特饮品有限公司。公司一直把安全环保、和谐共赢、实事求是、认真负责、科学发展作为核心发展理念。

品牌定位方面,张玉金将乌孙山泉定位于高端稀缺品牌。此举基于参照国际高端瓶装水联盟认定高端水的五个标准:第一、产品须具备高端或稀缺性。例如水产自远离人类工业的冰川、雪山等高海拔地区的水源地;第二、有能确保水优质品质的加工工艺。第三、对于水源地或水质有安全严密的保护措施。第四、产品自身拥有比较高的附加价值。如优质且稀有的水质、富有内涵的独特包装或者是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背景等;第五、定位的目标群体和产品的营销方式要高端。

对张玉金来说,创立公司的初衷,关键不在于做多大,而在于做多久,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希望做一个“百年企业”。作为公司的掌舵者,张玉金总结了四句话来形容公司的企业文化:“建造百年企业,铸造感恩心态,打造雁一样的团队,塑造鹰一样的个人”。尽管目前市场上的矿泉水产品良莠不齐,但张玉金认为,首先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企业,自己要高标准严要求,才能给市场以正向回馈。

在矿泉水生产标准方面,乌孙山泉制定了一套自己的企业标准,其指标高于国家标准,接近欧盟标准。此举的初衷,张玉金解释为:“希望乌孙山泉未来不仅能在国内畅销,而且能通过欧盟认证,也到国际市场去展示我们的大国品牌。”同时,在水的搬运和生产上,乌孙山泉引进法国西得乐矿泉水整装生产线,采用严谨的技术与生产工艺在水源地灌装而成。山泉水一旦从岩石裂隙中涌出,便立即进入早已铺设好的不锈钢水管,将优质的泉水直接输送到400米外的水厂。取水、吹瓶、消毒到灌水等过程都是密闭的,不让水与空气接触,保持水在地球深部的特质不变,直到它最终到达消费者的口中。

不忘初心、饮水思源助力“健康中国”

对矿泉水生产企业来说,水源就是企业的生命,只有水源健康,水才能得到基本保障。乌孙山泉产自海拔2000至3500米的乌孙山,水源稀缺性给乌孙山泉注入了唯一性。因此,保护水源地显得尤为重要。

近年来,新伊特饮品将水源地保护作为公司发展的首要任务,提出“乌孙山泉,以水为天”的理念。在行动方面,与当地政府一同守护水源地,在方圆十公里之内,划定保护范围,防止人、动物进入带来污染。未来,这里不仅是乌孙山泉的取水地,还希望把它建设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

俗话说,饮水思源。接受了来自大自然的慷慨馈赠,新伊特饮品公司也希望以同样的善意,回馈社会。多年来,公司不忘初心,积极反哺家乡,致力于新疆地区精准脱贫、抗震救灾、自然生态保护、山区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弱势群体帮扶等各项社会公益事业,并取得明显成效。

新伊特饮品公司坚持“扶贫扶志、扶勤扶能”的原则,以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的脱贫理念,找到“贫根”对症下药,从而激发贫困村民依靠自己头脑和双手,通过勤奋劳动过上小康生活。比如在就业帮扶方面,公司就积极帮助贫困村民解决就业问题,从源头为家庭增收增产,促进相关人员脱贫解困。截至目前,公司目前帮扶建档立户贫困村民家庭12户,总成员共计30余人。

受疫情影响,人们关注自身健康的意识逐渐增强,关乎饮水、用水安全等受到消费者的广泛关注。在这场牵动着每个人的战“疫”中,新伊特饮品公司积极调动资源,向战斗在疫情防控一线人员送上包括乌孙山泉等防疫物资用于支持一线人员抗击疫情。

时下,“健康中国2030”已经上升成为国家战略,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离不开健康产业的发展与健康企业的责任担当。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水是万物之源”,大力发展健康饮用水产业无疑能够从基础上推进大健康产业的发展。作为一家拥有高端稀缺水源与精细产品线的大健康企业,伴随着乌孙山泉产品走进千家万户,其国水乌孙山泉品牌必将享誉海内外,真正为提高国人健康水平增光添彩。